-冬至线-

章回。
十八线乡村非主流。冷CP爱好者。
坑不坑看心情,写什么我随意。

LSD法则。

路明非/恺撒·加图索
时间线龙三中。
小学生文笔。OOC。
注意避雷。




“老大、等……卧槽!”

路明非后背结结实实地撞上墙面,他疼得哎哟直叫,龇牙咧嘴地弹了一下,还没来得及把气儿倒匀,下一秒恺撒就贴上来,被亮紫色闪片西装包裹的性感胸肌给路明非堵了个严实。他捂住小弟的嘴,另外一只撑着墙壁的手稍稍下移搭在路明非肩膀上。恺撒垂下头,短促地“嘘”了一声。

他们两个挤在窄小又昏暗的过道里,只隔一米就是纸醉金迷灯红酒绿的嗨趴现场。高天原的每个夜晚都疯狂而喧闹,女人们放肆的尖叫和欢呼几乎要震破在场每个人的耳膜。对于听力灵敏的恺撒来说这无疑让他头疼万分,只不过工作时不方便发作——贵公子无处不在的包袱让他没办法对女性翻脸,要是换了蛇岐八家那帮混蛋在这里,他早就把刀柄伸进那些人的嘴里捣碎他们的牙齿了。如果他愿意的话。但现实的处境是,执行局的人真的来了,他却没办法冲出去双枪齐鸣威风凛凛地大杀四方。现在的恺撒·加图索是个需要靠女人来拼自己业绩的苦逼牛郎,虽说也是个头牌了,但头牌要是砸了牌坊,老板就会让他们滚蛋。到时候他们三个可怜兮兮的失足少年只能选择流浪东京街头或者被蛇岐八家逮回大本营,可想而知,还不如在这里陪疯女人们喝喝酒玩玩游戏。忍不了一世,一时还是能忍的,作为加图索家的继承人,恺撒对自己的容忍度很有自信,只要她们不会在酒里下药然后迷奸……

恺撒微眯起双眼,隐藏气息的同时注意着外面的动静。执行局的人来得不多,五六个,以他和楚子航的实力撂倒绝对没有问题,关键是怎么在喝嗨了的人群中悄无声息地干掉目标。要知道他们两个可是这场狂欢绝对的焦点,他们在哪儿聚光灯就打到哪儿,被醉醺醺的女人们左右拥围推搡着,究极显眼,一枪爆头是迟早的事。因此在行动之前还得找个安全的地方猫一阵子。

楚子航在几分钟之前和他们走散了,应该是顺着人流挤到某个角落里去了。恺撒倒不太担心他,杀胚的自保能力只可能在他之上,反倒是这个和自己胸贴胸被捂着嘴还瞪着眼睛的二货比较麻烦。路明非惊惶写了满脸,黑不溜秋的眼珠子转来转去,他攥着恺撒的手腕,大概是想为什么老大突然转性要对小弟上下其手……恺撒没由来地想要叹气,松开捂着路明非的手,刻意压低了嗓音在他耳边说话。

“蛇岐八家的人在外面。”

路明非久违地呼吸到烟酒和香水味混杂的空气,庆幸恺撒没有一激动给他来个锁喉什么的。他点点头示意自己听到了,随即又深吸口气努力往后靠了靠。这个狭小的空间最多也就半米出头,两个纤细的女孩贴在一块儿或许还有余量,可换成两个成年男子情况就不那么乐观了,何况恺撒还有一身腱子肉。看得出来他被挤得很辛苦,胸肌就在路明非眼前呼之欲出。这要是个女人他也不用活了直接鼻血横流当场暴毙,死之前还要感慨一句哈利路亚上帝万岁……可惜恺撒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路明非缩了下脖子,西装领口的领结太紧了,他实在是不习惯这种要把人勒死的系法。

“他们怎么跑这儿来了?靠,不会是老大你和师兄名声广到蛇岐八家也想一睹芳容吧!果然人红是非多!”

“你不说白烂话会死么?”恺撒翻了个白眼,把手肘撑在路明非头顶好让自己不那么呼吸困难,“我也不清楚那帮疯子怎么想的,只是目前看来他们的目标不是我和楚子航。见鬼,几个大男人没事逛什么牛郎店?他们是觉得普通夜总会不够尽兴所以想换换口味么?日本人民这么会玩,意大利人都要甘拜下风了!”

路明非抿抿嘴唇心说老大你刚来日本的时候还和象龟打赌在高天原包场呢,结果场没包成反倒亲自下海了。风水轮流转懂不懂?

可他那无与伦比的吐槽功力现在发挥得不太顺畅。路明非一抬眼,突然就愣住了。恺撒离他很近,侧着脸,神情专注,金色长发被灯光渲染成闪烁的粉紫色,柔顺地垂下来。他莫名其妙地心虚,挪开视线,又忍不住偷瞄一眼,好像忽然明白仕兰中学里那个说数楚子航睫毛的姑娘的心情了。显然恺撒和楚子航天差地别,唯一的共同点是他们的脸都英俊得无可挑剔。楚子航是仿若抽刀断水的凌厉与东方特有的温和交糅一起,恺撒雕塑般深邃的五官则像是海面上升起的灿烂阳光。那束光此刻收敛了夺目的辉芒,他不再闪耀得令人移不开眼,而是安静地蜷缩在角落里笼罩着路明非。就好像世界上只有这么一个空间容得下他们俩似的……

路明非一下子回过神来。该死,他什么时候这么有文采了,扭扭捏捏跟陈雯雯似的。当然也没有看不起陈雯雯的意思,但还是吐槽机的画风比较适合二货。路明非想拍自己两把清醒清醒,结果发现体位太过严密做不到那么大幅度的动作。话说回来……他看了眼撑在自己脑袋旁边的手,内心不禁悚然。这他妈就是传说中的壁咚吗?!是壁咚吧!!他何德何能被日本当今最红的牛郎Basara King壁咚,要是那帮女人看见能直接把他这朵脆弱的小樱花撕成碎片!路明非想象了一下肥婆们张牙舞爪地冲过来用酒瓶和钞票往自己身上猛砸的画面忍不住浑身颤抖……可以的话他宁可跟芬里厄坐在一块儿看电视。

恺撒可不知道自己的小弟正头脑风暴,在他看来路明非只是干瞪着眼发呆,似乎一点也不担心行踪暴露什么的。按理说他们三个里存在感最低的就是路明非,要上的话他是最合适的。恺撒甚至有拍着他的肩膀说路同志组织上又为你下达了一次艰巨的任务你愿意接受么的欲望,然后路明非就会苦着脸把他的手掰下来,目光里含着十二分的深沉回答,老大不是我不想而是Sakura身娇体弱实在没办法胜任这项殊荣,我只配给你们擦枪递刀真正的战场还是交给你和师兄这样伟大的革命者吧!类似这样的烂话路明非简直信手掂来,所以恺撒也根本不抱什么希望。再说他也不能真的让小弟打头阵,那不亚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恺撒多少有点郁闷。他自从来了日本就没发生过称心如意的事,前有龙渊任务失败日本分部全面背叛,后在夜店当牛郎还被逼得躲起来不能现身。他实在憋屈得慌,憋屈得想摸根雪茄来抽。伸手一掏才反应过来自己身上穿的是夜店的工作服……没错,他把这些花里胡哨的娘炮衣服称为工作服。恺撒叹了口气,又把手放回原位,稍稍弯曲右腿换了下重心。天知道他卡在这儿有多难受,路明非这一身骨头硌得他生疼,始终有口气吊着上不去下不来的。

他皱皱眉捏了一把路明非肩膀:“我看你平常胃口好得不得了,又没我和楚子航锻炼得那么勤,本来应该胖成两百斤都不稀奇的。肉都长哪儿去了?”

“哎老大你可轻着点儿……没办法我就是天生吃不胖啊,多少姑娘做梦都羡慕不来呢!”路明非哼哼两声,趁着恺撒活动筋骨赶紧把领结拆了丢地上,呼吸通畅不少。

恺撒还要再说什么,耳边突然传来略有急促的脚步声,还不止一人。他没转头去看,万一直愣愣和人家四目相对那就完了。情急之下他一把摁住路明非贴得更紧了些,还偏过头做出一副和人拥吻得格外投入的模样……

逼不得已,逼不得已。恺撒在心里这样说。只是路明非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结巴了。

“老老老老大你你你我我我……”

“闭嘴。你什么你我什么我,有人来了,安静点。”

路明非一颗心狂跳不止,被恺撒抓着摁在墙上的手都渗出汗来。他其实知道恺撒这么做只是为了躲那几个蛇岐八家的人,但他就是克制不住地紧张,也不知道到底紧张什么。他能闻到恺撒身上的香水味,那缕散落的头发就掉在眼前。他觉得哪里很奇怪,却无法通过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路明非脑子里乱糟糟一片,视线跟随着满场扫荡的灯光乱飘,他甚至无端地想起诺诺——但诺诺可不会用这种姿势把他压在墙上。路明非眼前昏花,一时间无数微妙细碎的记忆片段在脑海里飞速闪过……这时候恺撒动了一下,大概是姿势凹太久撑累了,路明非稍微转了下目光,猝不及防地和恺撒对上视线。

这个极其暧昧的姿势和距离下两个人都愣了愣。太近了。近到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再往前一点就能像寻常恋人一样交换一个吻,但他们不是,因此也不可能甜甜蜜蜜。这是个意外。路明非怔怔地看着那对海蓝色的眼睛,错觉自己撞进了波涛菲诺最广阔靓丽的海洋。那一刻他想连混血种最灿烂的黄金瞳也没有这对纯粹的蓝色瞳孔漂亮。尽管眼睛的主人是个二逼兮兮的纨绔子弟。

恺撒也意识到和小弟的姿势维持太久有些不妥,他们默契地避开彼此的目光,等到那些脚步声走远,这才松了口气。恺撒放开路明非,正寻思该怎样打破现在微妙的气氛时,又胡乱瞄了两眼,看见路明非微微敞开的领口里,脖颈上那道泛白的痕迹。

他眉角抽动一下,猛然被拉回那个被火光烧着又被暴雨冲刷的夜晚。他想起那个身材高挑却轻得像鸟一样自己永远都接不到的女孩,和傻逼一样扑过来被血浸透了上半身的路明非。那是恺撒·加图索一生中为数不多不愿去回想的画面。他几乎耗尽了力气,可他没能救下麻生真,路明非也差点倒在曼波网吧门口回不来。

如果现在有雪茄的话恺撒已经叼着它猛吐烟圈了。路明非的愈合能力不错,连疤都没落下,只剩个浅淡的痕迹。老实说恺撒当时真的怕他醒不过来,被小弟美救英雄就算了小弟还为了自己英勇献身,这都不光是面子的问题了,他甚至严肃地考虑过路明非以后要是半身不遂自己要不要照顾对方一辈子……但幸好这个傻逼又活蹦乱跳地从浴缸里蹦出来了,蹦出来以后目光呆滞地说老大你怎么变得这么娘炮?

路明非一直没吱声,这会儿拉了拉他的袖子。恺撒挑起眉梢,佯装自己没有走神。

“怎么了?”

“那帮家伙走了诶。”

恺撒闭上眼感知了一会儿,确认过没有可疑的声响之后十分爽快地从过道里艰难脱身,路明非敲着后背跟在他后头唉声叹气的,嘴里叨咕怎么没看到师兄。恺撒静默片刻,俯下身捡起路明非刚才扔掉的白色领带。

“你把它丢了干什么?”

“那玩意儿太勒得慌。我在里面挤得本来就快喘不上气了,再勒我就嗝屁了。”路明非抱怨。

“那是你系的方法不对,当然勒得慌。”恺撒走到他跟前把领带绕过脖颈,双手灵巧地穿过布料打了个结。路明非又有点头重脚轻了。老大这个人也不知道该说他是太魅力四射呢还是不分对象不分地点地释放荷尔蒙,后者听起来更像种马一点,他大概会说自己老爹才是名副其实的荷尔蒙源。

“好了。还紧么?”

路明非回过神来连连摇头:“不紧了不紧了!Basara  King亲手系的勒死我都是我的荣幸!”

恺撒听得直笑,还想再说点什么,但已经有眼尖的客人围过来拉着他去会场里跳舞了。他推脱不及,一下子被拽出去老远,有人把酒杯递到他嘴边,他接过来顺畅无比地灌入喉咙里。恺撒快被推到中央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原先顺着他分开的人群重新闭合,找不到过来的路了。但他能看见路明非。路明非也被人推挤着向前,手忙脚乱地举着托盘嚷嚷。他们两个隔着疯狂涌动的人海对上视线,只有偶然的一秒钟。一秒钟后,他们默契地移开了目光。Basara King该上台了。

评论(19)
热度(85)

© -冬至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