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线-

在水底。

酸辣粉。

吃到了很难吃的酸辣粉。有感而发(。




“……你就准备吃这种垃圾食品充饥?”

恺撒摸摸轻微抽搐的眼角看路明非端来一碗颜色鲜艳的汤汤水水,铝制的容器放在桌面上,液体摇晃,隐约可见半透明面条状的物体。恺撒下意识摒住呼吸。就第一印象来说,他实在不觉得这玩意儿是可以吞吃入腹的东西。偏偏路明非已经安稳落座抄起筷子毫无心理障碍地挑起粉条:“垃圾食品也有垃圾食品的尊严啊,想当初我在网吧通宵达旦就是这些东西伴我胜利的。老大你可别瞧不起他们。”

恺撒静默。目光沉沉望向碗中。路明非吸溜得愉快异常,显然对这种两块钱一包的“贫民食物”的接受能力到达顶峰。不管劣质的配料还是飘浮的红油,全部一视同仁。见小弟如此,他放松下来,只不过一松就松过头,随口问:“什么味道的?”

路明非咬断粉条,朝他递过筷子:“你尝尝?”

“……”犹豫。

不、等等,加图索家的男人怎么会面对区区一碗酸辣粉就退缩?!黑暗料理都不敢吃吗?他什么时候堕落到这种地步了?要是换做种马老爹肯定一边拍着肩膀嘲笑他一边干了这碗粉,连汤都不剩一滴!

在父亲身上丝毫不有所保留的求胜欲膨胀又膨胀。恺撒毅然决然接过筷子。粉条很滑,他夹了两次才夹起一小缕,散发着诡异味道的食物对加图索家的继承人招手,快来吃我啊。

恺撒学着路明非的样子嗦粉。

“……”

“怎么样老大……呃,老大?”

恺撒端起旁边的水杯一饮而尽,未咀嚼彻底的食物顺着水流途径食道流入胃袋。

难吃。

恺撒还从来没有吃过这么难吃的东西。

酸中带辣、辣中掺咸、咸里透麻,麻里夹杂些许苦味。

难吃!

“怎么了怎么了,呛到啦?”二货傻逼兮兮地给他递餐巾纸,恬不知耻地重新加码。“喝口汤?”

“……”

恺撒想拒绝,不过既然吃都吃了,不如一试到底。况且汤没有粉条那种藕断丝连咬起来像硅胶的口感,应该不至于恐怖成那样……

他端着碗,鼻尖抽动,深吸口气。

“……咳。”

呛鼻又劣质的辣椒香辛料的味道,横冲直撞闯入鼻腔,存在感强到难以忽视。恺撒错觉自己身上的香水味都被这股味道掩盖下去,堪堪忍住打喷嚏的欲望,无力宽慰自己。还好,他还是能吃点辣的。跟龙王比起来,这点汤算得了狗屁!于是仰头,一不小心手抖,灌下一大口,听见路明非直呼“生猛”。

恺撒咽下汤料,久久无法回神。

这酸到发苦、苦得回味无穷,缠绕于唇齿间三天三夜都无法消弥的……

“……噢……天……这就是你们中国式地沟油的味道么……”

他发出一种介于呻吟和哀嚎之间的声音,几乎以为自己是个刚刚吐完就猛灌三斤白醋的孕妇,口腔里混合着胃酸胃液的苦涩,和浓烈到令人头晕的酸楚。恺撒不确定今天刷几次牙才可以驱散它,他只坚定了一个信念:再也不和路明非一起吃廉价的中国食物。

路明非肯定和他有仇。

评论
热度(167)

© -冬至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