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明非。”

恺撒的声音伴着风飘来,他应声望过去,与那双海蓝色的眼睛四目相对。霎时间天旋地转,路明非搭在水泥墙面上的指尖反射性瑟缩弹跳,心脏骤然紧缩,他连呼吸都快顾及不上。

“路明非。”恺撒轻声重复一遍,他握住路明非手腕,抬起来,掌心覆上手背,缓慢又坚定地按住自己心口。

“还记得这个么?”

他愣住,结结巴巴地开口,视线下移,手背滚烫:“老、老大,你这个题好像有点超纲,要不再给点提示……”

太阳落山前的余晖倾倒过来,恺撒歪了歪头,头发跟随着动作细微地颤抖,他似笑非笑,表情没入阴影中,眼睛里透出的光模糊而暧昧。

“你入学第一天,一枪命中的地方。”他顿了顿,摁着路明非的手稍稍用力。

“就在这儿。这儿是心脏。”


被自己给到说不出话…………………………(。

评论(10)
热度(202)
©_冬至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