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线-

在水底。

无缘。

苏三省/李小男
重温完麻雀随便写写。极短。

苏三省梦到了李小男,于是梦醒后再难以入睡。他躺在床上,像个被人遗忘的死尸一样,眼睛直直的盯着天花板,耳边响起李小男叽叽喳喳唱的周璇的歌。他记得那个太阳花似的女人总喜欢吹嘘自己是明星演员,对此他从不以为然。他记得李小男抽烟时候的模样,吞云吐雾的,把好端端的一张俊脸弄得乌烟瘴气。苏三省说过,你少抽烟,对身体不好,李小男就笑眯眯的看着他不吭声。他不知道李小男为什么会抽烟,可能是和陈深待多了。想到陈深,苏三省的头开始疼。他不喜欢陈深,那个男人的模样气质都让他觉得浑身不自在,每次陈深拿着剪子咔嚓咔嚓的时候,苏三省都直觉得恶心。简单点讲,就是碍眼两个字。

他离开床给自己倒了一杯热水,然后倚在窗户旁看着夜晚里寂静的上海。昨天刚下过雪,罩子栏杆上结了冰凌,苏三省想到了闪着寒光的匕首。他没用匕首杀过人,只用过枪,还有毛巾。他忘记自己那天是怎么从刑讯室走出来的了,他只记得李小男因为痛苦而扭曲的面孔,还有刺耳的惨叫。苏三省有点后悔了。但是没有退路。他怀疑过李小男,却始终不敢驽定。他想,为什么医生是李小男呢,哪怕是陈深都好,为什么偏偏是李小男?她就安安静静的做个懒散的女人,每天去片场转悠两圈不好吗?

苏三省觉得陈深该死,毕忠良该死,自己该死,唯独李小男不应该死。她那股子劲儿,一辈子都用不完,最好永远大大咧咧的唱歌,一直唱到地老天荒才是。结果呢?他亲手把她送走了。苏三省觉得难受,又说不上哪儿难受。他又想起李小男一边吸溜吸溜吃着馄饨一边跟自己说话的那天晚上,她把自己灌的烂醉,不停的唱歌。苏三省扶着摇摇晃晃的人,看到她红润饱满的嘴唇,柔顺的披在身后的头发,被灯光照的暖洋洋手感似乎很好的身体,心头忽然松了一下。

后来李小男走了,他坐在车里长久的胡思乱想。然后踩下油门离开。

苏三省不知道自己算不算在追李小男,他应该是喜欢李小男,又没资格喜欢。他知道李小男对自己没上过心,她只会嚷嚷着叫陈深娶她。那条红色的围巾,多半也是给陈深织的。苏三省有些嫉妒,可是无所谓了,李小男死了,他也用不着为一个女人发愁了。苏三省手里的杯子被重重的摔在地上,碎片溅的到处都是。他赤着脚踩在上面,冰凉刺痛。他对着黑暗里的空气轻声说了什么,然后蹲下去把头埋进手臂里。

评论(9)
热度(27)

© -冬至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