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线-

在水底。

玩笑话。

薄靳言/傅子遇

薄靳言透过车窗看着前方马路上红灯刺目的光,握着方向盘的手松开又抓紧。

他现在心情很微妙,或者说,烦躁和郁闷。

这是难得会出现在他身上的情绪。

不光是因为简瑶因事不在家,还有副驾驶上一身酒气的傅子遇。天知道他是不是给病人切除肿瘤的时候顺便把自己的脑子也搭进去了,宿醉这种事居然也能做出来。

不过当事人倒一脸平静。一夜未睡加上酒精的缘故导致傅子遇双眼通红浮肿,衣服也皱皱巴巴,现在这副模样自然没办法轻轻松松去上班。所以,打电话叫薄靳言来接他这个选择在此刻显得的非常明智。

红灯的数字跳转到零,薄靳言重新发动车子,余光瞄一眼身旁好友开口问:“……你到底喝了多少?”

“嗯?嗯……记不清了。不用担心,我酒量还说得过去,没事的。”

于是对方再没做声。

薄靳言家的浴缸很大,大到足以容纳两个不是很强壮的两个成年男人。比如,他和傅子遇。

洗澡的要求是后者提出来的,但是在傅子遇把薄靳言弄了一身水整个人都湿湿嗒嗒之后,他不得不板着脸脱掉衣服跟着钻进浴缸里,然后迎来更大的水花。

薄靳言很想问问他到底几岁了,但是话还没出口就见傅子遇意味深长的盯着自己的某个部位啧啧赞叹:“……哇哦。”

他顿了顿,坚定的拧开花洒朝对方喷过去。

两个人闹腾累了,惨不忍睹的浴室终于安静下来。傅子遇沿着浴缸内壁往下滑,只露出鼻子以上的部位,嘴巴咕噜咕噜在水面上吹起一串气泡。

“你就不怕水里面有什么东西?”

顷刻间,垂死梦中惊坐起。

无视掉异样的眼神阖目小憩,突然感觉脸被戳了一下,薄靳言只蹙眉:“干什么?”

“靳言。”

“嗯。”

“我喜欢你。”

四目相对,黑色瞳仁骤然缩小。

耳边传来傅子遇幸灾乐祸的笑声。

“哈哈哈哈――骗你的,今天愚人节!”

“……无聊。”

薄靳言不屑的轻哼,再度闭上眼把自己抛进一片黑暗里。

等他醒来走出浴室,傅子遇已经穿戴完毕准备出门了。他的脸色看起来好了些,至少远远一瞧还是能给人一种精神十足的感觉,应该是动了梳洗台上简瑶的护肤品。嗯……她大概不会在意。

“你把头发好好擦干,我先走了,还要开会呢,记得吃午饭。拜。”

薄靳言的一句“知道了”被关门的咔嚓声响堵在喉咙里硬生生咽了下去。他有点不满的把毛巾扔在茶几上顺手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又放回去。

大概那个家伙喝的断片了,记忆还停留在昨天。

希望他开会的时候不会睡着。

评论(16)
热度(69)

© -冬至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