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线-

在水底。

花吐症。

薄靳言/傅子遇

“晚上来我家吃饭。”

傅子遇刚打开手机就看到了这么一条,带着些毋庸置疑语气的短信。他的手在回复键上停顿了一会儿,挪到一旁郑重的按下“删除”两个字,屏幕里又跳出了是否确定的对话框,烦躁的呼出一口气之后确定的按钮暗了下去,那条短信就这么消失不见。

医院里消毒水的味道浓郁的让他几乎透不过气,连办公室都难逃一劫的充斥着这股存在感极强的气息。傅子遇锁上门跌跌撞撞的陷进沙发里,刚闭上眼,胃里突然翻搅起来,迫不得已又翻身去找水杯,喉结上下滚动企图压下食道里酸涩的粘液和带着柔软触觉的东西,嘴里含着一口水拼命往下咽。

喉咙里尖锐的疼痛被水冲淡不少,傅子遇咳嗽着重新躺回去仰头盯着天花板,思绪飘着飘着就开始往那个人身上聚集。

什么时候发觉的?

那张轮廓精致的脸在和女孩子甜甜蜜蜜的时候多出来的一种刺目感觉。

眼睛鼻子嘴巴,睡着时候的平稳呼吸和办案时候的神采飞扬,衣服上的褶皱和开车时的侧脸,面对鱼丝毫不加掩饰的钟爱,还有说话的语气语调,抑扬顿挫。

像个情窦初开的女高中生一样在脑海里一遍一遍勾勒着他的模样。

心里扭曲着蔓延生长的情愫。

还有什么比这更糟糕的。

傅子遇翻了个身,视线落在墙上挂着的日历,已经翻到九月份那页。

夏天夏天悄悄过去,留下许多小秘密。

压心底,压心底,不敢告诉你。

后来他还是没去赴约。

找不到什么可以拒绝的理由,只是吃个饭而已。可是内心总有个声音在尖声叫嚣着让他不要去,不要去。于是傅子遇任由自己窝囊了一次又一次。

不是不明白,这种危险……危险的感情。

薄靳言是个正常人,他还有女朋友,他们就快结婚了,而且生活安定工作顺利,傅子遇不会拖着他去冒这种险。他们这个朋友要是还想继续做下去,就绝对不可能捅破。

站在任何一个人的立场上来看,都会觉得现在的一切是理所当然的美好。那句话叫什么,不是所有的鱼都生活在同一片海里。

既然这样,就保持现状。对他们……至少对薄靳言和简瑶是有好处的。

傅子遇没想过能在酒吧里看到薄靳言,他以前从来不会往这种地方跑,简瑶也不会让他来,唯一可以说的过去的答复大概只有……

找你好久了。

他这么说。

你宁可在这种乌烟瘴气的地方待一晚上和这些不伦不类的女人搂搂抱抱也不肯去见见你的老朋友吗。

刚才还小鸟依人的窝在傅子遇怀里画着烟熏妆的女人听见这话回头恶狠狠地瞪着他,你什么意思?

薄靳言显然不打算理会这个在他看来低俗的可以的女人,目光依旧落在另外一人身上。

胸腔猛地瑟缩了一下,紧跟着喉咙里就一阵泛酸。酒吧里的DJ声吵的傅子遇太阳穴凸凸的疼,他的手覆盖在酒杯上,冰凉的物件被体温掩过。傅子遇仰头,将里面的液体尽数灌下,镁光灯的光线转动着划过眼前。

你先走吧,我和他说两句话,明天再来找你。

那女人只好嗲着声音捶了傅子遇一下,还算识趣的提着地摊上淘来的劣质包包和高跟鞋走远。

薄靳言有些恼怒的把他手里杯子抢过来。你喝了多少?

没喝多少,你急什么。

……为什么不去,好歹也要给我个回复。

怎么?生气了啊?

傅子遇侧着头看着昏暗光线下表情模糊的薄靳言,扯开嘴角拍拍他肩膀,我去趟洗手间。

额头冷汗冒出沿着侧脸滑落,胃里像多了几条打架的虫子一样揪着内壁翻来覆去的搅动抽痛着,手掌捂住嘴唇,柔软的白色花瓣混合着胃液从指缝里泻出,那花茎上的倒刺有生命一般,狠狠碾过喉间细嫩的软肉,傅子遇弓起的身体抑制不住的发着抖。

嘶哑的咳嗽和几乎要夺走全身力气的干呕。

以及,潮水一样席卷而来的疼痛。

他以颤抖不停的指尖捏起地上体积微小的花来,粘着粘腻液体的白色花瓣转瞬间变得破碎不堪。傅子遇无奈的苦笑,抬手拧开水龙头。

多漂亮啊。

那天晚上他和薄靳言再也没多说一句话,傅子遇被推进车子里之后便闭着眼睛装睡。车厢被尴尬填满,像个随时都能被引爆的炸弹。他坐久了开始觉得头晕,几番深呼吸,鼻尖敏锐的嗅到一股熟悉的气息,搅得他又是几欲呕吐。

……薄靳言的味道。

鼻腔,身侧,被包裹的密不透风的,快要让人窒息的。

全部都是他的味道。

傅子遇眼眶猛地一热。

到达目的地,下车,飘飘然说了句晚安。

这是个注定无眠的夜晚。

傅子遇翻来覆去,吞了几片安眠药,头很沉,烦躁。半梦半醒之间好像又看到薄靳言了。他穿着宽大的白色浴袍坐在床对面,头发湿嗒嗒的往下滴着水,目光柔和望着自己这边。

靳言,靳言。……薄靳言。
这荒唐的闹剧,他就像是舞台上浓妆艳抹的小丑。一边笑一边哭,还得不停的装出一副我很好我很棒完全不用担心我的模样来。

值得吗,傅子遇问自己。

忍耐到达极限就会爆发,找不到宣泄的地方,只好不负重荷的喷薄而出。

绝望的,铺天盖地的。

满满的全是不甘心,不甘心,和不甘心。

靳言:

我要回美国了。

挺突然的,医院里说那边最近有个大项目要我过去帮忙,我不好推辞,大概要去个两三年吧,所以你的婚礼……抱歉,应该是没办法参加了,不过份子钱你放心,到时候少不了,虽然你对这些东西向来不怎么放在心上。

想想这么多年,我们两个好像从来没有分开时间这么长过。以前总是放心不下,幸好现在有了简瑶,她可以把你照顾的很好。你们一个负责赚钱养家一个负责貌美如花,简直是天造地设。对了,生孩子一定要告诉我,没准我还能赶回去替她接生,干爹的位子我也预订了,那个什么李熏然……还是让他等着去吧。
就这样吧,注意身体,顺便帮我向简瑶妈妈问好。

傅子遇

Fin.

评论(30)
热度(134)

© -冬至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