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线-

在水底。

花火。

蔡我/我蔡无差,武当弟子。
瞎几把摸了一丢丢,小学生文笔,凑合看。




“师兄,过年了。我带你放烟花吧。”

“哼,小孩子的把戏也想拿来唬我?大过年的也不让人清净。没事就滚,少在我跟前晃悠来晃悠去的,碍眼。”

“就是放个烟花嘛,耽误不了多久的。我好不容易才攒了这么多,师兄你就当赏我个脸。”

“……”

“师兄——”

“……啧。麻烦。”



我本来没抱多大信心能把他带出来,梁妈妈那关容易,他本人可相当不好说话,没提着后领把我扔出去就算不错了。但他到底是没那么做。我推门进去的时候,桌上还摆了两壶酒,他一人坐在凳上,端着杯子,也不知在想什么。对面的位置还有盈满清液的酒盏。见我进来了才像方回过神似的,沉着脸一饮而尽没好气地冷嘲热讽。说老实话,我早习惯了,就是脸皮也比初入江湖时厚上不少,可他现在这幅模样让我怎么也不能风轻云淡地忽视。我知他执念深重,又不肯多谈,被拒之门外永远都有心无力。但有些事既成,就是定局,后悔不了,也挽回不来。都明白是无用功,偏偏自己就绕不过这个弯。大约还是在乎的……吧。尽管他不会承认。

也无所谓,新年伊始,若这漫天灿光能冲刷掉他身上沉重晦涩的东西,那再好不过了。

……当然,最好也尽早让他明白我的心意。



“师兄,这满天星可还喜欢?”

“……凑合,也没什么新奇的。我以前看过比这漂亮千百倍的,那会儿你估计还在泥地里打滚呢吧。”

“那么夸张啊,我也想看看……”

我被亮光晃得发晕,挪开视线,往他那边看去。蔡居诚依旧是不太和气的,负手而立,嘴一张嗖嗖都是刀子。但至少表情比之前柔和许多。他看得还是很认真,目光里盛着一波又一波炸开的绚烂。说是美景也不为过了。我抿抿嘴,心情大好,朝左边又迈了一步。

“干什么?”

“嗯?没事没事。”

“……莫名其妙。”

“……”我清清嗓子,“咳,师兄啊。”

“你有话快说有屁快放,一会儿看完我就回去了。”

“我知道,这不是正要说……”

即将脱口而出的那几个字被突如其来的爆裂声打断。我愣了一下,扭头看向半空。

是最大的那支火树银花。

蔡居诚好像也没反应过来。

直到最后一点细碎的银闪坠落,我们两个在旁人看来都像没见过世面的穷小子似的,直愣愣杵在原地。



“……你刚才想说什么来着?”

“啊?……哦!我说……新年快乐,师兄。”

“墨迹半天就这么几个字?真是难为你了。”

“不难为不难为……不是,师兄你要回去啦?我送送你吧。”

“不用,你别跟来。”他转身走出几米远,忽然停住脚步,顿了半晌,道,“……你也是。”


“新年快乐。”

评论
热度(5)

© -冬至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