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线-

在水底。

罗曼蒂克消亡史。

平田洋介/绫小路清隆
给平田的生贺。
赶时间产物,没什么质量。
小学生文笔,OOC。



今天已经是第十三次了。

绫小路清隆收回视线,目光落向窗外颓败景色。时间已经步入秋季,暑气被凉风驱散的同时,鲜明亮眼的颜色也逐渐褪去活力。这所学校大部分植物都还勉强保留住翠绿,似乎打算极力挽回一点生机,但尖端已然泛黄,入土为安也只是早晚的事。他被这垂死挣扎的景象隐隐触动,本着少年人也应该尝试多愁善感的心态叹出一口气,却换来邻座女生夹杂少许嫌恶的眼神。说不定被当成心理变态……不对,怎么想也没有那么糟糕吧,只不过是单纯的感叹而已喔?他略有无辜,一本正经地面朝堀北铃音。

“……你那是什么眼神啊。”

对方扭头,从鼻腔里发出浅淡哼声。是包含着不屑听你解释的意思。绫小路稍许无奈,但也早就习惯少女一贯的高傲态度,倒省得他浪费口舌。下课铃响刚刚不久,堀北已经效率颇高地收拾好必要的学习用品。她拉开椅子,临走时若有似无地瞟一眼绫小路,那骤然蕴含起复杂情绪的目光,叫他不得不在意。毕竟他很少被女生如此严肃认真地注视过,堀北又是不折不扣的公认美女,这么想来,多少害羞。只可惜当事人下一秒毫不留情地打碎这颗花季少男的玻璃心,清脆嗓音宛如匕首,狠狠冲他心窝刺去。

“收起你那副怠惰的假惺惺态度吧,光是对着枯枝败叶叹气不是你的作风。如果真的想……”

她说到这儿,话音不自然地停顿,随即像被传染一样,从嘴里发出一声叹谓。

“算了。我不应该多管闲事。”

……什么啊。绫小路一头雾水看着少女挺拔身姿远去,想不通堀北拐弯抹角地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是哪根筋搭错了。虽然说她进步确实很大啦,可突如其来的关心让他消受不能。是意识到什么了吗?不,那样的话她不会这么淡定。不像了解到类似轻井泽的存在,也完全不晓得White House这种东西。那么这句话的用意……

绫小路偶尔会钻牛角尖。好在他不是陷进死胡同就出不来的类型。人都是擅长自问自答的生物,既然找不到理由,那就编一个。于是一边背起书包,一边在脑海里勾勒模糊的雏形。思绪混沌万千,就快得出结论。就在这时,他突然被搭话。

“绫小路同学,一会儿有时间吗?”

他停在门口处回头,攥着书包背带的手指轻微抽动。心里有个声音操着平淡无奇的语调默念:十四次。

平田洋介依旧是那副柔和温润的模样,嘴角永远上扬,眼里藏不住半点幽暗。很多时候绫小路都怀疑每天这样笑,肌肉会不会僵硬,但平田似乎处理得很好,没见他有任何不适。这就是他的人格魅力所在吧。绫小路不得不承认,平田单凭一张脸就足够吸引人,加上笑容和性格,几乎比任何人都耀眼。连他自己也频频为这份光环失神。最近接触变多,更显夺目,总忍不住瞧上几眼,然后顺理成章地对视。十四次。这是今天他们目光相交的次数。频繁到让人浮想联翩。……浮想联翩。啊。

难道说,堀北她是……?

“绫小路同学?”

声音的主人站在两米之外,背对暖色光源,五官和轮廓都被晕成暗淡景色。稍微有点看不清表情了,他漫无边际地想,但又觉得视野里平田的脸格外清晰,是无数次出现在臆想画面中的模样。这么想或许有点糟糕,可绫小路知道那属于不可控范围,也没打算上赶着和谁诉说。只要自己明白是何种意味就足够。

本来应该是这样。

“嗯,有喔。”

他收回险些脱轨的神经,把意识重新投入到当下的邀约。平田眉眼弯出轻巧弧度,逐字逐句和他商讨碰头的时间和地点。大致就是一起吃晚饭吧。他听得一星半点,内心隐有雀跃。可惜无法确切表达出来。他不止一次察觉自己在感情方面过于迟钝,习惯既然养成,再去修正就要耗费不少精力。绫小路从来没想过要去改正,不如说是自暴自弃地任由这点无限放大。如果没有意外,很可能也一直保持下去吧。

但,与其说是意外,还是命中注定——不管怎么形容,这两者在某种意义上都是共通的,区别在于大部分浪漫主义者对命中注定的接受程度较高一点,仅此而已。绫小路显然是理性的代表,因此他把平田的出现归纳到“意外”这栏,与之交往此事,更是想都没想过,当然也是意外。他原以为那些难以启齿,旖旎模糊的冲动都是错觉,直到对方把脸凑过来,绫小路清隆迄今为止被压抑十六年的酸胀感才从心脏一下爆发出来。大概富士山喷发也不过如此。他起初对这陌生的感觉无所适从,镇定如他也难免惊惶。那一瞬间酣畅淋漓,效果堪比瓢泼大雨,从头到脚浇去满身污秽。索性切身体会到措手不及的同时,他堪堪挽留住理智。花了十秒钟接受现实,不至于陷进漩涡。

绫小路对于要不要同意这件事着实苦恼过。他对这方面的经验是清清白白的零,唯一接触过的相关事物唯有漫画。适当借鉴未尝不可,就怕照猫画虎反倒弄巧成拙。平田答应给他时间考虑,一考虑就是三天。三天里绫小路有无数时间,次次都如鲠在喉。未免也太窝囊了吧……他几乎泄气,就是没办法把几个简单的字脱口而出。结果连堀北都察觉异样,还被冷嘲热讽。这可是大失败,完完全全地败北了。而战胜了他的那个人,今次还毫无压力地跟他搭话,等他一起吃晚饭。

……平田。平田。

绫小路不自觉地想要叹气。真是多愁善感的秋天。

他双手插在裤袋里慢慢悠悠地闲逛,走到食堂门口,看见正和人聊天的平田。他没穿制服外套,素净衬衫贴身,袖口挽起一圈,露截线条流畅的小臂。平田总是站得很直,腰身挺拔,双腿修长。绫小路觉得他去当模特也不会逊色。平田洋介就是如此优秀。

“啊,你来了。”平田跟人道别,转身迈近几步。神色如常,不急不缓。

绫小路点点头:“抱歉,那个。等很久了?”

“没有的事,我也才刚到。进去吧?”

他低声应答,目光落在男生背影上,垂在身侧的手臂挣扎片刻,没从口袋抽出来。

食物给人类带来的愉悦感是其它事物无法比拟的。尤其在心理层面,治愈功能可谓强大。饶是绫小路也在面对诱人菜色时放松不少。他和平田挑人数较少的那列排队,周围人多且杂,总有些挤来挤去的不时撞他一下,害得平田回头问他要不要交换位置。绫小路摇摇头。他没有吹毛求疵的癖好,也懒得斤斤计较。不过几分钟,用不着小题大做。

“想吃什么?我请你。”

“诶,可以吗。”

即使在嘈杂的环境里,平田清水似的温柔嗓音也听得一清二楚。绫小路目光被那张嘴唇吸引,不可避免地想到那天的柔软触感。他几乎有时间倒流的错觉。于是挪开视线,流连于一众菜名:“那就这个套餐好了。”

“只要这个?”

“嗯。够了。”

炸虾的香味比起高级古龙水更能引起绫小路的共鸣。他从前极少接触这类被归为垃圾食品的炸物,吃过一次,竟有点上瘾。咬开酥脆面衣的满足感无可替代。只是绫小路拿起筷子,却迟迟不肯下口,余光瞄向平田欲言又止。当事人自然不知道他先前被邻座以同样的方式强行收买,单纯而无辜的绛紫眼眸投去疑问:“怎么了?不合胃口吗?”

“啊……不是。”他夹起炸虾送到嘴边,犹豫片刻又放回原处。
“……平田。”

“我在。”坚定不移的回答。

绫小路扭头看向他,语调寡淡得像放了一天的白开水。

“你不好奇之前那件事的答复吗。”

平田怔住几秒,随即露出了然神色,低头笑了笑。

“绫小路君很着急?”

“……是你太有耐心了吧。”

“这种事,我确实不否认。”他撂下勺子,不锈钢碰到餐盘敲出清脆铛响。

“不过,与其说是有耐心,准确的说法应该是自制力比较强。我知道绫小路君被我做出的举动吓到了……嗯,这么说可能也有点牵强,毕竟绫小路君总是格外冷静,不管碰到什么事都不会自乱阵脚呢。”他像是有点害羞,稍微歪了歪头,“实际上我远没有绫小路君想象的那么厉害……这几天,我也不过是在努力克制自己罢了。毕竟那天太冲动,根本没想到后果会如何,万一让你心存芥蒂,那我岂不是罪人了。所以,哪怕是一点点,我也希望能给你足够的时间,让你充分地考虑。……话是这么说,可能我自己也不过是在里面找寻安慰……啊,抱歉,说了这么多莫名其妙的话,你也觉得很麻烦吧。”

“但是,绫小路君。”

“不管你认为这样过分自私的我有多么令人讨厌……”

“只有这点。只有,我喜欢你。这点——”

平田洋介看着他的眼睛,如此诚恳,诚挚地说道。

“是绝对认真的。”

“关于你的答复,就当做是对我的惩罚吧。要我再等多久,也都无所谓。”

“绫小路君。”

……直球。狠狠的一记直球。平田洋介选手漂亮的一击直中绫小路清隆选手。他口干舌燥,轻微眩晕,被名为“恋爱”的武器碾压得片甲不留。

食物给人类带来的愉悦感是其它事物无法比拟的,如果要找,只有恋爱能与之匹敌。桌上的炸虾余温未褪,香气还残留大半。绫小路深吸口气,嗅到塔塔酱的味道。

平田的手搭在膝盖上。他垂下眼睑。终于有勇气先迈出一步。

绫小路握住平田的手。这是他第一次和人牵手,不晓得力道如何。总之,他攥紧了。

“我知道了。”

他看见平田眼里的紫色清亮而炫目。波光粼粼。自己也忍不住动摇。

“那就,来试着交往吧。”

评论(8)
热度(162)

© -冬至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