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线-

章回。
十八线乡村非主流。冷CP爱好者。
坑不坑看心情,写什么我随意。

夜间放送。

平田洋介/绫小路清隆
我永远喜欢平田洋介.jpg
一个双向暗恋死活不告白的胃疼故事。
非常叨逼叨,还是我流ooc。

平田洋介。

这四个字之于绫小路清隆的意义,太过模糊不清。他无法准确地衡量出对方在自己心中的位置。既不是单纯的棋子或挡箭牌,称作对手又未免牵强,唯一有倾向的合作关系,也被他埋没在过度的疑心中沉底。绫小路顾虑得太多,天性使然让他不能完全相信平田,不如说,没有任何人能够得到绫小路百分之百的信任,甚至连他自己都无从得知,能够将身心全数交付于对方的那份信任感是什么样。能看见吗?能摸到吗?是耳闻鼻嗅就可以明确得出“啊,对,就是这个,就在这里。”的结论吗?答案显然是否定。不管绫小路如何神通广大,...

过度亲密。

龙园翔/绫小路清隆
两小时极限爽文。
我流ooc

绫小路清隆在和龙园翔接吻。

严格来说,他属于被迫承受的那一方。龙园翔霸道得太过浑然天成,以至于绫小路几乎没有意识到自己需要反抗,或者说,他在对方丝毫不加以克制的气场下,也懒得做无谓而多余的挣扎。身为一个智力健全,甚至远超一众普通人的男子高校生,绫小路清隆理所当然地明白得罪龙园的后果。并非出于恐惧,而是他需要替自己的身体考虑。现在是周二晚上九点半,作为学生,对时间的观念想不强也难,面对无法逃脱的工作日,尽可能地把风险降到最低才是现在最应该做的。

……况且,他们还正在“交往”中。

交往算是个涵盖意义广泛的词语了。不论是恋爱方面,还是普通的人际关...

自杀的唯一捷径是?

雷狮/帕洛斯
看清CP,注意避雷。
人物归原作,OOC归我。
小学生文笔。
食用愉快。

帕洛斯很少有跟雷狮独处的机会。海盗团向来都是团体作业,只有佩利那个没脑子的偶尔会玩玩半路失踪,逮着一两个倒霉的参赛者把人揍得满地找牙,最后再被雷狮轰回来。话虽如此,某些方面来讲,雷狮对他们也称得上是放任自流了。尽管他常常蛮横又霸道,但是作为老大来说,确实够格。况且心高气傲是领导者应有,甚至必备的条件,加上出身高贵,恐怕他也早就习惯以俯视的角度审视周围——正如现在。

帕洛斯总能看见雷狮的背影。他见过各式各样雷狮的背影。现在的雷狮正脚踏岩石,扛着那把看起来不太好惹的锤子。他能想象出来雷狮脸上的表情,也猜得到雷狮如此...

看图讲故事。
袁小棠/徐灿
ooc,私设有,剧情跳跃大。注意避雷。
徐总旗一见钟情单箭头。
配合BGM《天地难容》食用更佳。

-P1/P2-
徐灿是在北镇抚司的演武场上见到袁小棠的。

最初只是听得铁器铿锵之音嗡鸣耳畔,待寻了声源望去,便在不远处瞧见一少年郎。赤发红衣,身形匀称。绣春刀握在掌心,叫他舞得轻快利落,挥刀仿若断水。横劈,侧斩,旋即反握刀柄,脚下为轴,绕周身划出道圆润弧线。稳身站定。

嗬,好生漂亮。

徐灿倒不是没见过高手。相反袁小棠这几招实在是稀松平常,无半分亮眼之处。但他偏看得有滋有味,连上头坐着的指挥使都无瑕顾及。那小子确实也长了一副好皮相,明眸皓齿,端的是一副跳脱欢愉的神情。风一来...

2 34

遥遥。

袁小棠/徐灿
小学生文笔,ooc,注意避雷。
没有剧情,没有时间线。贼短。

初春。

风裹携一丝半缕暖意吹活了整座北京城,也捎带着散去些冬日里冷硬空气。而它断然是歇不下来的,这会儿撒了欢儿似的没命地吹,刮得人险些站不稳脚跟。街上行人三三两两,皆是一副困倦模样,还不得不顶风迈步。一堆木板车的妇人更是皱着脸拧着眉,上嘴唇碰下嘴唇,唠唠叨叨地埋怨。好像皱纹多出两条都得赖这让人不快的天气,脸色愈加难看。

徐灿这时才刚刚踏出北镇抚司的大门。

昨夜他带一众钦差闲逛怡红院,美其名曰犒劳下属,其实不过去看新来的姑娘。牵着这个的手,搂着那个的腰,逍遥快活,好不惬意。其中一个两颊饱满圆润胸脯高耸的更是称他心意,...

7 21

酸辣粉。

吃到了很难吃的酸辣粉。有感而发(。

“……你就准备吃这种垃圾食品充饥?”

恺撒摸摸轻微抽搐的眼角看路明非端来一碗颜色鲜艳的汤汤水水,铝制的容器放在桌面上,液体摇晃,隐约可见半透明面条状的物体。恺撒下意识摒住呼吸。就第一印象来说,他实在不觉得这玩意儿是可以吞吃入腹的东西。偏偏路明非已经安稳落座抄起筷子毫无心理障碍地挑起粉条:“垃圾食品也有垃圾食品的尊严啊,想当初我在网吧通宵达旦就是这些东西伴我胜利的。老大你可别瞧不起他们。”

恺撒静默。目光沉沉望向碗中。路明非吸溜得愉快异常,显然对这种两块钱一包的“贫民食物”的接受能力到达顶峰。不管劣质的配料还是飘浮的红油,全部一视同仁。见小弟如此,他放松...

155

段子成瘾。

“路明非。”

恺撒的声音伴着风飘来,他应声望过去,与那双海蓝色的眼睛四目相对。霎时间天旋地转,路明非搭在水泥墙面上的指尖反射性瑟缩弹跳,心脏骤然紧缩,他连呼吸都快顾及不上。

“路明非。”恺撒轻声重复一遍,他握住路明非手腕,抬起来,掌心覆上手背,缓慢又坚定地按住自己心口。

“还记得这个么?”

他茫然地张张嘴,开口时溃不成军,结结巴巴:“老、老大,你这个题好像有点超纲啊……”

恺撒歪了下头,俊脸被太阳落山前的最后一秒辉煌染成暧昧的蜜糖色:“你入学第一天,一枪命中的地方。”他顿了顿,摁着路明非的手稍稍用力。

“就在这儿。这儿是心脏。”

被自己给到说不出话………………………...

9 128

一小段。

“哥哥,看见没有?只要你点一下头,加图索家的大少爷、未来的皇帝就归你啦!当初的黑道公主和巫女师姐你都没抓住机会,这次可没那么多时间给你犹豫,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这么划算的生意不做白不做。”路鸣泽一边说一边啧啧赞叹着围绕恺撒转了个圈,他目不转睛,兴致勃勃,那种诡异的好像在欣赏某样物品的目光叫路明非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恺撒被定格在原位,他保持着手肘搭在膝盖上的坐姿,几缕发丝被风吹起来。路明非放慢了脚步走过去,那张俊朗阳刚的脸好似是被人用工具一下下精心雕刻出来的,从眼角眉梢到鼻梁嘴唇,每一寸线条都有如神亲自执笔勾勒。他是一件艺术品。他不应该出现在婶婶家楼顶的天台,而应该被摆在拉特朗圣...

5 92

突然没完没了起来(。

“虽然是很多年以后,但我还会想起他。我知道沉溺回忆没什么用。师兄可以安稳地把小龙女藏在心里,可我不行,我暗恋师姐暗恋的全校人都知道了,我想老大的时候就好像把这几个字写在脸上,一眼就被看穿了。可能就因为这样他才看不上我,我不像师姐那么有内涵有深度,深得像本读不完的书。我更像真小姐吧,白纸一张,一辈子的人际和经历几句话就能总结,喜欢的人的名字干干巴巴地摆在那里:恺撒·加图索。他不会想看的。”

1 63

就一句话。

“我每次拿起沙漠之鹰都假装自己是在牵着他的手。”

72
 
2 / 5

© -冬至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