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线-

在水底。

写着玩。

有那么一瞬间,黎簇还是想逃的。或者说自始至终他都没有放弃过这个念头。他实在迷茫,几天来都不曾放松。甚至记忆里被称之为“家”的那个地方都显得格外温暖,格外令人怀念。他只不过误入歧途,在尚且对世界抱有蒙昧的无知与天真幻想的年纪被强行拖入许多人窥视不到的现实和不可说的秘辛中,脱身不能,惶惶不安地在各怀鬼胎的人中间度日如年,快要有麻木的趋势,又强迫自己清醒。可还能怎样,除了眼睁睁见证事态发展到无可挽回的地步,黎簇能做的就只有望着罪魁祸首的背影亦步亦趋地前行。那个看起来有点沧桑但并不佝偻的中年男人,他自己有时都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姿态面对。三言两语没法概括。他模糊地回想。记起王盟说过的那个名称...

22

你开学第一天的时候一枪轰爆了他,他起初有点看不上你,可是碍于面子和各种各样的原因他邀请你加入他的团体,从此把你和团体里其他小弟一视同仁甚至多有关照。他和你打赌输了豪车房子说给就给;你要和女孩在高级餐厅吃饭大手一挥说包场就包场,还给你订做了一身昂贵的西装;你们一起去很远的地方出任务,危难关头他一个人穿着护具在八千米的深海极渊里就为了手动输入一串密码,那时他刚刚和心爱的女孩求了婚,却只是因为受不了小弟全灭他一个人独活这样耻辱的结局选择自己送死;你觉得他可真牛逼啊,怪不得你暗恋的姑娘会喜欢他,所以在你弟弟恶作剧要杀了他的时候你那么害怕,所以在那个下着暴雨的晚上你头脑发热冲出去替他挡子弹。他和你的朋友...

9 56

LSD法则。

路明非/恺撒·加图索
时间线龙三中。
小学生文笔。OOC。
注意避雷。

“老大、等……卧槽!”

路明非后背结结实实地撞上墙面,他疼得哎哟直叫,龇牙咧嘴地弹了一下,还没来得及把气儿倒匀,下一秒恺撒就贴上来,被亮紫色闪片西装包裹的性感胸肌给路明非堵了个严实。他捂住小弟的嘴,另外一只撑着墙壁的手稍稍下移搭在路明非肩膀上。恺撒垂下头,短促地“嘘”了一声。

他们两个挤在窄小又昏暗的过道里,只隔一米就是纸醉金迷灯红酒绿的嗨趴现场。高天原的每个夜晚都疯狂而喧闹,女人们放肆的尖叫和欢呼几乎要震破在场每个人的耳膜。对于听力灵敏的恺撒来说这无疑让他头疼万分,只不过工作时不方便发作——贵公子无处不在的...

19 96

花火。

蔡我/我蔡无差,武当弟子。
瞎几把摸了一丢丢,小学生文笔,凑合看。

“师兄,过年了。我带你放烟花吧。”

“哼,小孩子的把戏也想拿来唬我?大过年的也不让人清净。没事就滚,少在我跟前晃悠来晃悠去的,碍眼。”

“就是放个烟花嘛,耽误不了多久的。我好不容易才攒了这么多,师兄你就当赏我个脸。”

“……”

“师兄——”

“……啧。麻烦。”

我本来没抱多大信心能把他带出来,梁妈妈那关容易,他本人可相当不好说话,没提着后领把我扔出去就算不错了。但他到底是没那么做。我推门进去的时候,桌上还摆了两壶酒,他一人坐在凳上,端着杯子,也不知在想什么。对面的位置还有盈满清液的酒盏。见我进来了才像方回过神似的,...

5

缪斯。

龙园翔/绫小路清隆
7.5阅读完毕快速爽一发。
衣笠给到我不忍直视。
瞎几把日轻,欧欧西。凑合看吧。

「喂,绫小路。」

意外的,龙园并没有走出很远。

在我经过某个拐角时看到他靠墙站着,脸被侧面的头发遮挡住,不太能准确地捕捉到表情。

他现在还会在这里也就是说,刚刚我和堀北她哥的对话都被听到了吧。

虽然也没有要瞒的意思,不过毕竟是主动离开的,做出如此矛盾的举动不知道是在搞什么名堂。我稍感困惑,因此停下了迈出的脚步。

「你还没走啊。什么事?」

「……」

龙园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是在寻找合适的说辞来解释。

这也难怪。

尽管嘴上说着浪费时间,但他还是停留了相当久。偏偏龙园并没有对学生会的家长...

6 75

路明非还记得去年的圣诞节,他和恺撒灰头土脸地蹲在街边一起啃烤红薯。那时候头顶内衣店招牌的粉色霓虹灯把他俩的影子拉得歪七扭八,融进地面,被来往的路人随意踩踏。可一转眼他已经披上深蓝的天鹅绒披风,从曾经的主席手里接过掌管学生会的使命——那还是恺撒亲手给他围上的。但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恺撒了,久到快要忘记那次欢送会上恺撒揽着他肩膀时的触感。路明非站在门口,看着空荡荡的安珀馆想,加图索家的家主不再是学生会主席,可能也不再是某个废柴的老大了吧。

3 45

Seven.

雷狮/帕洛斯
给自家专雷的生贺,很短,没有质量。OOC算我的。
疯狂暗示第七集(……)

帕洛斯想今天可能是愚人节。

他看见雷狮在喝酒,两条腿交叠搭在高脚凳的圆环上。没穿外套,黑色紧身内衬把腰身脊背的肌肉裹出恰到好处的线条。雷狮偶尔仰头,从这个角度看不到喉咙那块圆润的凸起,帕洛斯就在脑子里描摹,琥珀光泽的液体如何顺着脖颈蜿蜒,那两片浅色的唇瓣又怎么张开再抿紧。但他就只是站在门口,脚下灌铅,动也不动,好像隔着堵墙。出不来进不去的。

帕洛斯没在酒吧找到另外两个人。狮子鲜少落单,以往身旁至少有弟弟作伴,不晓得今天怎么回事。他靠着缝隙生出青苔的石板,视线若游鱼,漫无目的游荡,但始终都像被线牵引,一直绕...

3 50

深更半夜瞎写。很短。没有质量,OOC。

空有开车心没有开车身的后果。

8 164

1个简单粗暴的lof手机排版教程

m一下!

爱君笔底有烟霞:

想必很多写手一提到lof客户端排版都有白眼翻到天灵盖的冲动


无论你敲了多少个回车键,最终还是只显示一个空行


开电脑就为了加粗个标题


链接只能干巴巴地贴一个网址


等等等等。


lof客户端没有编辑器,但是我们可以手动呀。


我们的目标是,手机能做到的,绝不用电脑来解决。



先上效果图:



(八百人尖叫鼓掌音效.mp3



在html语言里,<>这个符号就代表一个功能键,比如<b>的功能是加粗。


用法就

罗曼蒂克消亡史。

平田洋介/绫小路清隆
给平田的生贺。
赶时间产物,没什么质量。
小学生文笔,OOC。

今天已经是第十三次了。

绫小路清隆收回视线,目光落向窗外颓败景色。时间已经步入秋季,暑气被凉风驱散的同时,鲜明亮眼的颜色也逐渐褪去活力。这所学校大部分植物都还勉强保留住翠绿,似乎打算极力挽回一点生机,但尖端已然泛黄,入土为安也只是早晚的事。他被这垂死挣扎的景象隐隐触动,本着少年人也应该尝试多愁善感的心态叹出一口气,却换来邻座女生夹杂少许嫌恶的眼神。说不定被当成心理变态……不对,怎么想也没有那么糟糕吧,只不过是单纯的感叹而已喔?他略有无辜,一本正经地面朝堀北铃音。

“……你那是什么眼神啊。”

对方扭头,从鼻腔...

8 154
 
1 / 5

© -冬至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