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从今夜白。

刘昊然/吴磊

现代AU,全部捏造。

勿上升。


吴磊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张照片。


电车车窗外空荡落寞的月台,轨道旁伫立如守卫的青绿色植被,远处山头积雪未消,线条柔和地蜿蜒。在那上面的天空是淡紫色,暧昧的光笼罩一小块透亮的风景。指示牌字迹模糊,目光追随过去,看不清即将到来的目的地。


吴磊没想到再次看见这张照片是在艺术展上。两年前他也曾长久而沉默地用视线一遍遍洗刷这张单薄又寂寥的图片。他还记得第一次看见它时内心饱涨的酸涩感宛如涨潮将他吞没,导致他几乎没有勇气再去打开手机——可它仍旧安静地躺在屏幕里。两年后手机的主人没有丢掉旧手机,也没有删掉那张照片。在他自认为快要淡忘的时候……快要淡忘的时...




但他第二次睡得也不会安稳,醒来之后的某一刻恍然有种莫名的无力与颓败感涌上来。他知道在梦里叫住的那个人没有回头,他想不通为什么那个背影决绝又镇静。蓝色天鹅绒的披风的幻影在那一瞬间被刺骨强劲的风摧毁成尘埃,冰霜,和细密的雨。雨落下来,滴在北冰洋的海面上,没有回响,就如同那个无法作出回答的背影。

结。

随便写点。很碎。
这有可能是个四角恋。…

子虞不肯松开境州的。

那是鲜活的、充沛的、宛如最漂亮饱满的果实般的富有生机的存在。眉峰锐利,肩胸挺阔,墨凝成的眼睛里含着束摇摇欲坠的烛光。他跪下时,微微低头,半垂的眼睑遮挡住唯一的亮。子虞看不清,索性就不再看。他说很多话,讲主公,讲杨苍,讲自己的大计与野心,境州一直听着,偶尔附和,却从未抬头过。唯有从头顶洒来的细密的雨丝回应沧桑嘶哑的声音。子虞说得尽兴,干枯而颤抖的手捧起酒盏,一饮而尽的姿态仿若他还是当年朝野上受万人敬仰的高权——这时候境州抬头了,他从披散的长发里窥见子虞迷茫却灼目的神态,那是没有教给他过的神情,是他在这暗无天日的囚牢中看到过无数次也...

剧版。接上一条。(大概)

在被死亡笼罩的最后几秒里,巨大而空洞的深渊吹来冰冷的,微弱的气流,包裹住他颤抖的脚踝。他紧闭着双眼,可思绪混乱间似乎是睁开了,入目是望不到底的黑暗。很近了。半米,三十厘米,十厘米。追兵嘈杂纷乱的脚步声和黑眼镜略显高亢的歌声一块儿钻进耳朵。他满心慌乱,却又出奇的平静。他的前半生像活在美梦堆积出的幻境里,此刻急转直下,除了逆来顺受地一并迎难而上,也只能踏着别人的脚步前行。他从来没有离死亡如此近过,甚至脑海里开始出现短暂破碎的画面。他知道那是被称作“走马灯”的东西。不是什么好兆头。可回忆里净是让他安心的脸,一时间去死这个概念好像都模糊起来。十王走马式。杨精密洪亮的呵斥。他...

“我养你。”





……………我昏倒了真的()那个对视到王盟单方面看着吴邪到他们没再直视彼此。我昏了。

剧版。

那是他们第一次接吻。

在如此迷茫、混沌、野心初露却又浑浑噩噩的年纪,都对陌生事物抱有幼稚的敌意与认知。唯独在面对彼此的时候,才能找回普通高中生的无所顾忌而任性随意的状态。谁说人就该年少老成呢,黎簇甚至偶尔自暴自弃地想永远做一个在天台吹风喝酒的人。那时候身边一定会有一个苏万陪着他。至少作为兄弟来说,这样的陪伴应当是家常便饭。

很奇怪,他们并没有说过喜欢,但却在亲吻。酒壮怂人胆放在这儿或许算合适。黎簇喝得不多,可迷迷糊糊,总也想不起前因后果。他只记得苏万过来坐在自己身旁,两个人碰杯,动作熟练无比。后来苏万说了些什么,他笑着回嘴,对方的脸就在眼前放大,再放大。他看进那双眼睛,像湿润的墨...

写着玩。

有那么一瞬间,黎簇还是想逃的。或者说自始至终他都没有放弃过这个念头。他实在迷茫,几天来都不曾放松。甚至记忆里被称之为“家”的那个地方都显得格外温暖,格外令人怀念。他只不过误入歧途,在尚且对世界抱有蒙昧的无知与天真幻想的年纪被强行拖入许多人窥视不到的现实和不可说的秘辛中,脱身不能,惶惶不安地在各怀鬼胎的人中间度日如年,快要有麻木的趋势,又强迫自己清醒。可还能怎样,除了眼睁睁见证事态发展到无可挽回的地步,黎簇能做的就只有望着罪魁祸首的背影亦步亦趋地前行。那个看起来有点沧桑但并不佝偻的中年男人,他自己有时都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姿态面对。三言两语没法概括。他模糊地回想。记起王盟说过的那个名称...

你开学第一天的时候一枪轰爆了他,他起初有点看不上你,可是碍于面子和各种各样的原因他邀请你加入他的团体,从此把你和团体里其他小弟一视同仁甚至多有关照。他和你打赌输了豪车房子说给就给;你要和女孩在高级餐厅吃饭大手一挥说包场就包场,还给你订做了一身昂贵的西装;你们一起去很远的地方出任务,危难关头他一个人穿着护具在八千米的深海极渊里就为了手动输入一串密码,那时他刚刚和心爱的女孩求了婚,却只是因为受不了小弟全灭他一个人独活这样耻辱的结局选择自己送死;你觉得他可真牛逼啊,怪不得你暗恋的姑娘会喜欢他,所以在你弟弟恶作剧要杀了他的时候你那么害怕,所以在那个下着暴雨的晚上你头脑发热冲出去替他挡子弹。他和你的朋友...

LSD法则。

路明非/恺撒·加图索
时间线龙三中。
小学生文笔。OOC。
注意避雷。

“老大、等……卧槽!”

路明非后背结结实实地撞上墙面,他疼得哎哟直叫,龇牙咧嘴地弹了一下,还没来得及把气儿倒匀,下一秒恺撒就贴上来,被亮紫色闪片西装包裹的性感胸肌给路明非堵了个严实。他捂住小弟的嘴,另外一只撑着墙壁的手稍稍下移搭在路明非肩膀上。恺撒垂下头,短促地“嘘”了一声。

他们两个挤在窄小又昏暗的过道里,只隔一米就是纸醉金迷灯红酒绿的嗨趴现场。高天原的每个夜晚都疯狂而喧闹,女人们放肆的尖叫和欢呼几乎要震破在场每个人的耳膜。对于听力灵敏的恺撒来说这无疑让他头疼万分,只不过工作时不方便发作——贵公子无处...

花火。

蔡我/我蔡无差,武当弟子。
瞎几把摸了一丢丢,小学生文笔,凑合看。

“师兄,过年了。我带你放烟花吧。”

“哼,小孩子的把戏也想拿来唬我?大过年的也不让人清净。没事就滚,少在我跟前晃悠来晃悠去的,碍眼。”

“就是放个烟花嘛,耽误不了多久的。我好不容易才攒了这么多,师兄你就当赏我个脸。”

“……”

“师兄——”

“……啧。麻烦。”

我本来没抱多大信心能把他带出来,梁妈妈那关容易,他本人可相当不好说话,没提着后领把我扔出去就算不错了。但他到底是没那么做。我推门进去的时候,桌上还摆了两壶酒,他一人坐在凳上,端着杯子,也不知在想什么。对面的位置还有盈满清液的酒盏。见我进来了才像方回过神似的,...

©_冬至線 | Powered by LOFTER